上一篇:穿越好事多磨全文阅读 下一篇:没有了

穿越抗战之拯救英雄》第一卷血仍未冷(连载三十八

  徐远山提着装有的小箱子走到钟楼附近,叫上一辆人力拉车,他也没顾忌中统是否在后面跟踪,直接先去了北门外新租的房子。

  只要中统没有当场扣押,徐远山已不把中统的威胁放心上,而且今天又送上一份情报大礼,查实后将来中统只会更加重视他,只要时不时送上一些情报,撕破脸面的意外就少一些。

  到了地方,徐远山让人力拉车在门前等候,这里比较偏,来往人力拉车稀少。进屋后,他在这间房子里藏下一支勃朗宁手枪和相应的子弹,再把存放在这里的钱物和银行本票,取走一半。

  最后又坐上人力拉车回到南门外的房子,这时正是中午的时候,在门口遇见到房东刘春燕。

  今天刘春燕打扮焕然一新,棉混羊毛披肩垂在两肩,朴素淡雅,与棉旗袍的默契结合,甚为好看,她热情地向徐远山打招呼,“徐老师,回来了。”

  徐远山以前很少见刘春燕这样没话找话,心里有点奇怪,“今天天气不错,刘太太如果没有什么事,我先回屋里去了。”

  “徐老师吃饭没有?我这里刚炒了几个小菜,要不过来一起吃点?”刘春燕问徐远山吃饭没有,没有等他回应,就直接邀请他过去。

  徐远山犹豫一下,最后还是点点头同意,“好吧,我先把东西放回屋里,马上过去。”

  两家门相隔不远,不一会徐远山就进刘春燕屋里,只见刘春燕一人正往饭桌端菜,那个丫环没有踪影。

  “谢谢刘太太,给你添麻烦了。”刘春燕由于穿着棉旗袍,显得体态丰腴,或是戏班出身又没生过孩子,身子前凸后翘,让徐远山不敢多看,只顾埋着头吃起饭来。

  “不用谢,咱们都成了邻居,这不算什么。”刘春燕心里想,这顿饭可是专门为你做的,不过见徐远山只顾吃饭,也不好意思再多说话。

  刘春燕见徐远山快吃完了,才捋捋额头上的刘海说道,“饭菜还合口味吗?也不知道你平时喜欢吃什么菜?”

  放下碗筷,徐远山才意识到刚才光顾吃饭,显得有些失礼,为了掩饰,站起来喏喏的说道,“我还有些事,要去报社一趟,就先走。”

  看到这情景,刘春燕心里非常失落,我还想和你谈谈你写的小说,还想谈谈你的家庭,你怎么就急着走了呢?

  徐远山在现代时空很少和女性来往,更不知道和女孩子谈人生理想的套路,和年龄比他稍大的成熟女性在一起,更让他不自在。所以面对刘春燕徐远山甚至有些局促。

  所以说徐远山常有桃花运,在现代时空如此,在民国时空也如此,都常常被自己清零而不知。

  找借口急匆匆离开刘春燕家的徐远山自己也感觉不对劲,也有些尴尬,吃了人家的,喝了人家的,嘴一抹就走,是不是缺少什么?算了,也不去想球了,下次买些东西送去回礼就是。

  “我到报社还有什么事?”借口是他说,路上徐远山自己也想不出去报社还干嘛,稿费已领,出书分成还早。

  哦,该去见见俞社长,人家社长给自己帮了不少忙,好些天没在一起说说话,昨天因中统找上门的事情没顾上,今天最好还是去见见。

  “远山,你来了,俞社长在他办公室里,刚才还说到你。”这位编辑见到徐远山,放慢脚步说到。

  俞社长办公室是在编揖部一个办公室里的一个套间,徐远山进到编揖部,没看到王淡如,他的办公桌位置是空着,对面坐着一位女青年。

  这个位置原本空着,以前徐远山到编辑部就坐这个位置,今天却有个漂亮的女青年坐在哪里带着微笑奋笔疾书。

  是不是来找王淡如学习的小女文青?尼玛,我到民国两个月,还没见过比这再漂亮的了。

  徐远山禁不住又多看了几眼,后世遇见美女不多看几眼,都能被人误认成性取向不正常。

  眼前这个不说是美女,说女神都绰绰有余,体态苗条,面孔白皙,双眸乌黑,腮边的笑靥透出妩媚与娇美,看着非常养眼,只是写字的女神没有抬头,徐远山只好直接进了社长办公室。

  “远山来了,我昨天听说你已从北平回来,正想去找你呢。”由于得到徐远山的相助,新秦报不仅在近期扬名,而且经济收益也非常见好,但按照原来的约定,只有小说全本销售80%,才能分成,平时徐远山就只能靠普通文章的稿费,这具体数额俞嗣如一清二楚,所以才担心他存在一些困难。

  俞嗣如说道,“如果有什么困难,可以给报社说,需要用钱,可以先跟报社借,小说全本在西安、上海两地销售十几天,已卖出近万本,现在其它城市书店也开始销售,预计不用三个月就能卖完。”

  新秦报每年盈利不足五万,作为社长俞嗣如压力就可想而知,而现在光凭一本书报社盈利就超十万,后面的还有两本,所以俞嗣如心情不是一般的好。

  王淡如一见徐远山,眼前一亮,急忙站起来说,“远山,赶紧过来,给你介绍一个人。”

  听见王淡如招呼徐远山,趴在桌上写字的小女文青终于抬起头,看着徐远山笑意盈盈。

  王淡如把徐远山拉到桌前,让他站到小女文青面前,说道,“这是我们报社新来的记者,南京那边过来的,她也是失学女青年,前一阵在南京国防部汤山温泉招待所工作,社长认识的张国学大师见其有才华,才介绍到我们报社,来了以后就天天打听《多情剑客无情剑》作者什么时候回来,昨天你来时她刚好出去采访。”

  哦,是失学女青年才成女记者,不是小女文青,王淡如,不好意思,兄弟我误会你了。

  只见王淡如继续说道,“廖雅权,这就是你天天总掂记的徐远山,哈哈,我介绍你们认识了,别忘了说好的请我吃一顿饭。”

  徐远山一听到“廖雅权”三个字,如雷轰顶,表情还没变化,心情如翻江倒海般涌动。

  前些日子,徐远山写涉及土肥原贤二的文章,就查阅了许多文章,当然知道“廖雅权”代表着什么。

  能不美吗,这年轻的女子凭容貌征服一大批国府高官,就连被抓关进监狱都能用美貌俘获狱警而越狱。

  “廖雅权”,即南造云子,日本人称之为“帝国之花”的日本第一间谍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